Rafflessia&Brassica

查看个人介绍

草稿(普&拉脱)

第五个故事

“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就像其他传奇故事一样,”在哔哔剥剥的篝火声中,那个矮个子的卷发小子又开始了他的故事,也像其他的夜晚一样,“波/罗/的/海上总蒙着厚厚的阴霾,使涛声变得沉闷,天空直触到海面,渔船一下海便失去了踪迹。而在海岸上那片密密麻麻的松树林中,住着森林与大地的精灵。那真是个奇妙的地方——林中整日都笼罩着灰蒙蒙的雾霭,使进入林中的人总也找不到出路;那雾在林中飘荡,带着松脂的清香,在林中缭绕,模糊了刺眼的阳光。海风自海中呼啸而来,‘哗啦——哗啦——’的声音随着它缓缓来到耳边,一层叠一层,不知是海上的涛声还是树叶互相拍打的声音,令人痴迷,再也寻不到方向。那一片茫茫的森林啊,就好像它身旁的琥珀之海一样。”
“废话真多!”他对面坐着个一头乱糟糟的银发的毛躁小子,忽地站起来喊道,“快说精灵的事儿啊!”
“别……别着急呀……”矮个子的声音有些发颤。
“那就快些说嘛,莱维斯,我可不想为了听完故事又跑到亚麻地里去找你!”那银发小子聒噪着,篝火边的孩子们也跟着吵闹起来,叽叽喳喳如白天一般热闹。
晚风低声吹着,使明亮的火舌在黑沉沉的夜晚中摇曳,哔哔剥剥,应和着孩子们的欢笑吵闹。那个被叫做莱维斯的孩子却又耷拉着脑袋,坐在篝火旁,一声不吭。篝火烧得正旺,炽热的火焰欢快地舞动着,直至它渐渐被深夜无边的黑暗吞没。
“啪!”篝火中忽然发出爆裂声,溅起的火星正打在莱维斯面前,照亮了他神色惊恐的面庞——孩子们的目光又聚集在了他的脸上。“呃……”莱维斯无意识地向后蹭了蹭,脸上扯起了尴尬的笑容,“还要继续听故事吗?”
“那我就接着说啦,”孩子们的沉默使他万分尴尬,他正了正音,接着道,“那片海岸上的森林与林中的精灵就这样沉闷、无言地在海边伫立了许多年,看着它的周围出现了我们的祖先,被他们发现,被他们奉为神圣,被他们——还有我们祖祖辈辈地崇拜。后来,森林旁的一个部落因为连年的战争陷入困境,部落中的人们难以生存。而部落中有个勇敢的小伙子想要进入林中探索,企图发现精灵们的踪迹,为部落得到他们的帮助,这是最后的办法了。他的部落中的人们都反对他这样做,他们说这是徒劳的,没有精灵愿意在人们面前现出踪迹——除非是他们选中的人,而一个人他们选中,就不会再在人间出现了。但他坚持要去,就计划在一个黑沉沉没有一点儿光亮的夜晚偷偷出发。那个夜晚就像今天一样。到了晚上,只听得见风掠过树梢的声音,连鸟儿与蛐蛐儿也不再鸣叫的时候,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,他早已穿好衣衫,轻轻来到门前。‘吱——’门开时轻微的声响,却使他心中一惊,连带起母亲心中的担忧。‘呀!’卧床上的母亲忽然醒来,满脸担忧之情,似是梦到了儿子遇到险情,兀地坐起来,看到了儿子刚刚走出门的背影。她想上前拦住儿子,无奈他执意要走,只得恋恋不舍地看着他,将一串象征着好运的琥珀塞进了他的手里——那是她最后的财富了。部落中的人都不知道他进了森林,只是一天天地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,奋力反抗着,也似乎有着一丝生的希望。而母亲呢,也是一样,在日复一日的辛苦劳作中等待着孩子的归来……”
“呼——”莱维斯中断了故事,长舒了一口气。
“然后呢,然后呢?”
“快说呀莱维斯!”
“讲仔细点儿!”
“你刚刚不还叫他少废话几句嘛。”
“讲仔细些又不是废话!”
“那……那个……”莱维斯试图插话,可他胆怯的小声音根本没有人听见,只得等着孩子们渐渐安静下来。
“我可以讲出这个故事的结局,但是详细的内容我也不知道啊,”他无奈道,“那是小伙子进入森林几个月后的事情了,原谅我,他在森林里时发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,大概只有林中的精灵们知道吧。那时人们的生计好了些,邻居家的儿子要结婚,母亲边去他家帮忙。邻居家的儿子也是个勇猛善战的小伙儿,最擅长骑射。那天他射下来了一只从森林中飞出的秃鹫,带回家里,他的父亲剖开了它的肚子,取出它的肠子。当他拎起它的肠子时,忽然有什么坚硬的、石头似的东西掉了出来——那串琥珀!”他试图提高声音,可还是有些有气无力。
“所以说……他死在森林里了?”有个孩子喊道。
“你瞎说!大人们不是说,勇敢、聪明又虔诚的人进入那片森林会得到精灵的祝福吗?”
“可是他也不一定够格啊!如果真的勇敢又聪明的话还用去祈求精灵的帮助?”
“嘘——这话可不能乱说!”
“接着讲啊,快接着讲!”那银发的小子挥舞着手中的枯树枝剑,叫喊着,大大咧咧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其他孩子们。
“唔……”莱维斯想插嘴,声音却又在孩子们的喧闹中淹没。
“没了吗?就这么完了?”这时却开始有几个孩子问起了莱维斯。
“不,不,还没有……”他支支吾吾的,“只是你们不一定想听。”
“快说啊,快说呀!”孩子们又叫起来。
“后来啊……”他缓缓道,“母亲看见那琥珀,一把抓住,失声痛哭起来。可邻居并不在乎这些,他觉得这是森林的精灵赐给他的礼物,要将这串琥珀据为己有。因此两家人打了起来,闹得整个部落都知道了这串琥珀的存在,部落又陷入了私斗的内乱,死了不少人,直到最后一个人拿着琥珀离开了那里。那之后,森林周围的地方都被视为圣地,再也没人居住过,连人影都没有。”
莱维斯停顿了一下,孩子们却沉默着,没有人发出一点儿声音,脸上似有不满,还有些许伤感。
“那之后似乎还有些勇敢又好奇的外乡人去过那片森林,但都没有出来过,”他接着道,“其他的你们应该也都知道吧,传说进入森林中的人如果是真正优秀、虔诚的人,就会得到精灵的祝福,如果不是,就会在林中迷失方向,然后……”
粘稠的黑夜无边无际,一点一点将篝火的光亮吞没,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吞没,裹住他们小小的身体,轻轻抚上他们的眼皮,使他们酣然入睡,只留下涛声与树枝摇曳声交相呼应。“哗——”海风穿过树林,传入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那小小的、灵敏的耳朵里。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,就是那个一头乱糟糟的银发的孩子的名字。他是个战士,因为他家世世代代都是,包括他的几个兄弟,都是部落里优秀的战士,而他也将成为战士,一个最优秀的战士。也许是听到了海风的呼唤吧,他轻轻地从床上蹦起来——即使他试图“轻轻地”,可他健壮的身子与大大咧咧的性格还是使他“嘣”地一声,蹦了起来。伴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,他慢慢地溜到了门前,然后深吸一口气,放开了步子跑了出去,只跑到亚麻地旁的小屋旁。他轻轻捡起一块小石子,手上还沾着些泥土的湿润,在手里掂量掂量,“嘿!”他轻喊一声,将它向墙壁上掷去。“砰,砰,砰”有节奏的响声,孩子们幼稚的暗号。
“嘿!讲故事的家伙!”他挺起胸,气宇轩昂地叫着,并不在意吵醒四周熟睡的生命,“告诉你,本大爷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!”
并无反应。
“你在听嘛?”他又敲了敲墙,“谢谢你告诉了我一个那么好的去处!”

评论
热度(2)
 
©Rafflessia&Brassica | Powered by LOFTER